到秋天他们该升入中班了。他绕着影壁走,发现影壁背后也写满宇,同样是繁体、竖行,字体瘦硬,显见不是一个人的笔墨。唐阿姨立刻就站了起来,随即被此人直逼到脸上喝问:为什么不给孩子饭吃?谁给你的权力不许孩子吃饭?你是法西斯啊还是国民党?...
方枪枪他爸管他叫姑父,让方枪枪管他叫姑老爷。几次女孩们组织男仆比赛,他都赢了。要紧的是从现在做起,有苗头的都对他们好一点,广种薄收。...
方枪枪一家喝汤每人一把沉甸甸的钢勺子。我是从没提过,因为没必要,我一人出去,别提多老实了。小朋友都笑了。...
门两边有两个宣传栏,玻璃箱子挂着锁,里边贴着一些照片和漫画。夜里的空气清凉,路旁的果树花丛散发出一阵阵浓郁的香气,二班长口于舌燥很想趁黑摸进果园摘个桃吃。一瘸一拐又跟大家继续跑。...
她开心地往里边走,看到谁就叫谁的名字:许逊——呃。不知道如果是不认识的人,不这么面对面鼻子眼睛嘴都看得很清楚,不要这么近!而是用枪,远远地模模糊糊地瞄,会不会好一点胆儿壮一点不这么哆嗦这么……怕。那类特别想归类。...
很多人经过我的床边,对我做出种种举动,都被我忘了,只认识并记住了陈南燕的脸。有时寝室熄了灯,还有一些男孩光着脚悄悄摸过来,孩子就和他们床上床下你来我往比试半天。那边那个瘦瘦的像猴子的那个高晋,你们班高洋他哥,只有他们家是坐飞机来的——陈南燕指给方枪枪看。...
姓方的多了。陈北燕我几乎没认出来,看到一个胖胖的有两个大脸蛋的小姑娘坐在椅子上朝方枪枪笑,我以为是个新生。这个过程,我很清醒,李阿姨掖好被子后还摸了摸我的头发。...
方枪枪两手趴在讲台沿,一脚在后敲着地,还不知趣,丑表功:朱老师不在,我代她批的。我们有炮——他妈的,空军的飞机为什么没起飞?见死不救,有意保存实力。她追过来,我就钻到另一边。...
也有翻山越岭逃之夭夭的。陈南燕我要告诉你们班阿姨,星期六告家长。他走进活动室,用自已缸子接着凉白开桶的铜龙头喝了很多水。...
请加以下QQ